我们不必为报刊停刊欢呼雀跃

来源: 报业转型

悲观是一种很容易感染的情绪,现在,跟风悲观成了报人朋友圈的时尚。

这两天,朋友圈流行晒18岁,在媒体朋友圈中却流行晒报刊停刊,《北京娱乐信报》《渤海早报》《湘潭晚报》《赣西晚报》《大别山晨报》《皖南晨刊》《白银晚报》《台州商报》《采风报》《球迷报》《上海译报》……一些人在奔走相告,这家停了,那家又休了,报刊真的快完蛋了。这其中,有很多人恰恰是报人。似乎这样做,就能够与自己的行业划清界限,就能显得时尚,更像个转型成功的新媒体人;或者显得更悲天悯人,更有责任感些。我一直搞不懂,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态。

对于某张报刊的消亡,我们最应该做的是从中总结经验、分析原因、吸取教训、避免重蹈覆辙,如《北京娱乐信报,这份即将停刊报刊的前生今世》,揭示定位的摇摆不定,加之第四子报的身份是停刊的主要原因;而不是一味展示、奔走相告、欢呼雀跃。

面对当前的困境,我们既不能像鸵鸟一样视而不见,把头深埋在自己的世界中,盲目乐观;更不该妄自菲薄、跟风悲观。

一、有生有死才是一个行业良性发展的特征

首先是,这批报刊该不该关?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,这批停刊的报刊,有很多报刊,似乎之前听都没听说过,什么采风报、上海译报、大别山晨报……我是研究报刊的,这些报刊我真听过,但也仅仅是听过,我没有足够的精力对其进行深入研究,我不知道这些报刊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,但按照我对当前中国报业结构的认识,这当中有很多报刊属于早就该关停的“僵尸报刊”,就那么几个员工,在一个明显没有市场的领域一直苦苦挣扎,关停对于它们来说,是最理性的选择,如安乐死般无异于一种解脱。还有一些诸如湘潭晚报、赣西晚报、皖南晨刊、白银晚报、台州商报等,都属于地市都市报晚报,地市的报业市场容纳不下这些都市报晚报,经营困难、舆论乏力,也属于被关停的行列。而北京娱乐信报、渤海早报则属于省级报业集团中排位很靠后的报刊,在当前的这种形势下,它们“护卫舰”“防波堤”的使命早就不被市场需要了,早就该关停了。

报业转型是浴火重生的艰难历程,以前,人们常常诟病中国报业最大的问题是只生不死,没有退出机制,这与当前的股市结构是一样的,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,必须有新陈代谢机制才能够永葆青春活力。让一些不适应市场环境的报刊或报种退出,对于整个报业的发展来说是有益的。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何退出?如何保证员工利益与国有资产不流失的问题。

二、某些报刊的消亡并不代表报刊消亡

很多时候,一些人总是喜欢用一张报刊的生死来预言整个报业的未来。实际上,当前的报业并没有那些人臆想的那样不堪。不同报种的表现完全不同,都市报确实已经走到全面亏损的境地,但如党报、行业报之类的报种,传播力通过媒体融合迅速提升,经营情况已经触底回升。党报广告收入稳步增长,成为报业颓势下的一抹亮色。《南方日报》广告应收同比增长6.33%;广告实收同比增10.63%;《新华日报》广告经营纯利润1.23亿元;《河南日报》广告同比增长14.53%,并且创造了《河南日报》历史最高记录;《大众日报》利润同比增长20%,收入和利润均创新高;《四川日报》年广告营收中,版面实收占68%,单纯性的活动营收只占4%,新媒体收入占28%。《甘肃日报》《陕西日报》《湖南日报》广告经营收入有所突破……

一些专业报刊也成为报业颓势种的一抹亮色。据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7年7月发布的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显示,综合类与生活服务类报刊降幅较大,所占比重有所减少;但市场细分更为清晰、读者对象更为明确的专业类与读者对象类报刊降幅较小,所占比重有所提高。比如湖南的《快乐老人报》,借助邮报媒体营销平台,创刊三年发行量突破百万份,目前期发量突破200万份。

三、报业已经不再是“报业”

在都市报广告经营大幅下滑,新媒体赢利模式不清晰,不能带来足够经济增量,财政扶持不能包揽一切的情况下,多元化经营、跨界经营已经成为报业经营转型中的必然选择。有一些报业集团的多元化经营已经取得一定规模和成效,开始为报社提供资金支持。

我在调研中发现,凡是多元化经营搞得好的报社或报业集团,不仅生存问题压力减轻,新媒体的发展和转型也卓有建树。近几年一些报业集团的非报产业收入已经超过了报刊经营收入,河南日报报业集团2017年多元化经营收入占比超过65%。浙报集团近些年来大力发展网络游戏等新兴产业,网络游戏收入占比超过30%,净利润占比超过40%,加上其他多元产业收入,多元产业收入占比将近50%。成都传媒集团大力发展文化地产、网游、会展、策划、教育、旅游等多元产业,目前,多元产业收入占比已经超过50%。2016年,长沙晚报报业集团通过推进全媒体广告营销、数字出版、电子商务、会展服务、网络视频游戏、文化旅游产业投资等多元化经营,利润增长达40%,集团总资产估值超过30亿元,地产将达200多亩,物业近30万平米。2017年集团经营收入继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速。此外,四川日报报业集团、宁波日报报业集团等多元化都取得了较大进展。

报业仍然是以报刊为主的产业,但是报业的营收来源已经不完全来自报刊了。报业的传播力、赢利能力在向其他领域全面延伸。部分报刊的消亡并不能代表整个报业都没有希望了。

四、来看一组令人振奋的数据

这两个数据看似与中国报业无关,但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中国报业的前景。一个信息来自路透社新闻研究所的统计数据,显示,2016年,美国报刊订阅量大幅增加达9%;2017年以来的报刊订阅量同比增长16%。而且,增幅的主要驱动力来自年轻群体。2016年,18岁至24岁的美国年轻人报刊订阅量增幅为4%,今年大幅增加为18%,25至34岁的年轻人报刊订阅量2016年增幅为8%,2017年飙升至20%。国外的专家分析,是在线上影视和音乐平台的推动下,美国的年轻人已经习惯为高品质内容付费。愿意为在线新闻付费的美国人达到16%。

看来,美国的年轻人已经逐渐重新拿起报刊杂志了,他们或许也是烦透了那种所谓的碎片化阅读了。这是横向的对比。

还有一个消息来自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一年一次发布的《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》,显示,同为纸质媒介的图书2016年全国共出版图书90.4亿册(张),增长4.3%,占全部数量的17.6%。同样的报告在2015年,也是图书增长3.96%。

有人说美国报刊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,美国的报刊订阅量在增加,难道我们不该朝这个方向努力吗?连最传统的纸质媒介图书都在稳步增长,难道我们还应该在朋友圈感慨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”吗?

相关内容

编辑:Admin 时间:2018/6/6 12:17:12 阅览:216   返回    
报业转型,报纸停刊
扫描关注 53BK报刊官网
扫描关注 53BK报刊官网